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专题

信任

文字 / 郭践红

过去两周,政府各个部门在国会新财政年预算的辩论中推出一系列的计划与措施。其中几项计划引起我的关注:设立独立公司来管理新加坡艺术节;对艺术家与团体的主要拨款计划的津贴年限从原有的一年至两年,加长至三年;媒体管理局让演出团体为演出内容自行分级。

且不说这些计划的概念细节可能有什么问题,但做出这些决策的心态似乎与以往不同。

作为一名新加坡人,我一向认为新加坡的政府常常把我们当做长不大的孩子,选择以一个家长的姿态,为人民决定我们需要什么、怎样才是对我们好。但今年,我们的父母亲似乎对孩子们有了多一点点的信任,似乎允许我们有更多的时间、空间和资源,进行思考和做出决定。

如果真是如此,这样的发展是正面的,也是必要的。世界在改变,人民在改变,需求在改变,应对的方法和态度当然也得改变。孩子长大了,要求更多的独立性,政府必须听到民声,不然被淘汰当然是可能的下场。面对这个大环境,政策做了较为开放的调整,但计划的成功与否,关键是在执行的过程。

最近,剧团将要上演的作品《她门》就吃了闭门羹。《她门》是实践剧场今年的第一个作品,说的是八个不同时代、不同空间、不同文化和不同语言的新加坡女人的故事。这出戏聚集了新加坡华语、英语和马来剧场的女演员们,而我有幸执导,同这一群精彩的女人们玩得不亦乐乎。

原本以为一出与新加坡的人与事都很贴切的黑色喜剧能够普罗大众;又以为多语言、多文化的剧本会让学生们感到亲切,能引起他们对文化艺术、对语言的兴趣。与此同时,故事也反映当下一些社会状况,希望能鼓励大家多思考、多讨论。但没想到《她门》却带出了接二连三的“复杂性”。

由于台词里提到“强奸”和“同性恋”,媒体管理局决定必须让它挂上“含有部分成人内容”的标签。虽然我们认为当局审查的尺度太过保守,但至少这是个“分级建议”,没有任何年龄限制。“建议”的目的是要让老师、家长和监护人能掌握更多信息,以便决定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和学生观赏,与“限制”不同的是,它把决定权放在观众的手里。

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的“文化随意门”计划,因为该剧本“掺杂多种语言,内容又涉及成人敏感议题”而拒绝了《她门》。这个由教育部执行的计划,是希望通过观赏与华文华语有关的文化表演,来鼓励学生学习华语。但这一回,“文化随意门”决定只有纯华语的作品才适合,因此不接受《她门》作为学校可以选择的演出之一。

老实说,在决定演这一出戏时,已经同剧团同事谈过不同的可能性:也许有些华文教师会认为,这样一个以华语为主,但含有多语言的作品未必适合他们的学生观看;但也许另一些教师会认为这样的手法,能引起一些平时排斥华文的同学的兴趣。不同的孩子在不同的学习阶段,也因此需要不同的援助。说到底,还是由教师来做出这个决定最适合。但“文化随意门”执行的方式,却把《她门》这样的可能性排除在门外。

教师是华文学习的重要桥梁和执行者。教育部鼓励学校开发校本课程,目的之一也为了让教师有更多空间寻找教学方法和建立特色。如果我们把“华文学习”如此重大的任务交给他们,那我们至少应该相信他们有分辨和选择哪个演出适合学生,哪个不适合学生的能力。至于成人议题,作品内容虽有强奸、外遇和同性恋这些题材,但并不表示它是在宣扬这样的观念。事实上,它只是真实地反映生活,通过故事与人物带出天天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有些话题与其避而不谈,不如把它当做一个难得的教育机会,重点是家长和教师将会如何引导。

不久前,一名印度少女在巴士上被多人强奸的新闻,一连几天在男女老少都能阅读到的新加坡报章上有大篇幅的报道。相信这些新闻应该没有打上“含有部分成人内容”的标签,相信学校、家里也不会刻意避开这个新闻不谈。

在印度,这起事件造成人民强烈的反应,逼使印度政府研究修订更为严格的性侵法律条文。对许多印度的女性来说,这起“敏感事件”是争取基本女性权力的开始。对新加坡的青少年来说,这何尝不能成为对女性、对人的尊重与爱护的一堂课?

我们得相信教师能独立思考与做出判断,才能希望他们能有智慧地培养和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得相信孩子能认识这个复杂的世界,才能期望他将来具有成熟的思考和辩证能力。我们得相信人民能为自己的将来做决定,才能展望我们的社会能成为有文化、有想法的文明社会。

信任,很有必要。

信任,很不容易。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1 期 / 2013 年 4 月:女性与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