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评论志

移植经典

文字 / 李世炬

今年的华艺节节目中有三部是将经典作品从它们原有的载体移植到新的艺术平台上:《贾宝玉》、《半生缘》和《舞。雷雨》。我观看了后两部,并从它们给我回然不同的观感去思考移植经典作品的挑战。

在第一时间就购买了《半生缘》的票,并不只是因为在少年时代被张爱玲的原著文字沁入心肺,也因多位朋友在十年前有缘观看了进念二十面体的改编后赞不绝口。十年后的版本少了林奕华和刘若英,却加了苏州评弹、三首原创歌曲和七首西洋老歌(金燕玲唱)。

经典作品移植的第一个挑战源自载体语汇的不同:如何透过不同的语汇诱发受众相仿的感动?在时间变迁后,一个作品里富有时代或地方属性的特质或许因失去熟悉感而让人不容易产生共鸣,但经典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在于其拥有超越时空的普世性,昭示人类亘古的精神面貌。张爱玲作品初面世时以流行文学姿态通过一个个旷男怨女的故事娱乐了多少读者,但她鬼斧神工的文字将人物的情理挣扎揪出纸页,在后来的读者心中一遍又一遍重生覆灭,让人难以释卷。她的作品勾勒出深蕴情节底下的爱恨情愁,在读者自身经历的代入后折射出深浅不一的意境。这样的文字意境如何被移植到舞台上呢?

不意外地,许多小说里的文字被投射到《半》剧舞台上。有一些与舞台进程结合得饶有意境,如:叔惠和翠芝在南京湖上泛舟一幕;但也有许多沦为布景之嫌。平面文字出现在流转的舞台,就会化作没有音量的台词,怎么和演员对答,值得探索思考。

但《半》剧给予观众真正的挑战却是综合了三种表演语汇来移植张爱玲作品:

1. 现代话剧以当事人身份切身重现情景

2. 苏州评弹以第三者角度隔空叙述情节

3. 金燕玲以歌曲为叙事变奏与添加注脚

三者的不断交叉使作为观众的我不停调整窥视的聚焦,但许多场次衔接处理没有将它们在质感上的差异磨合,形成“各说各的”而非融成一体,徒有情节交代而没有情感推砌至结尾或许应有的低回绝望。也因此,“我们回不去了。”一句仅停留在字义的悲伤而非小说掩卷后的悲凉。相对于《半》剧,《舞。雷雨》把同为表演艺术的《雷雨》从话剧移植到舞剧,或许挑战要小些。如何把话剧最基本的工具:人物对白,完全由肢体语言取代,却是我在购票时最大的问号。

导演邓树荣在演后交流会分享了两点让我觉得正中靶心的抉择:

1. 从原有话剧中选出六场最能彰显主要人物之间的纠结缠绕,省略了鲁贵和鲁大海两个枝节性角色

2. 点出四凤的出现为引燃周家分崩离析的导火线这样的取舍让开场那短短几分钟的形体画面将整出经典一语未发就展现无遗。加上舞蹈员造型气质贴近人物,性格鲜明的编舞,把原剧对白间的层层暗涌掀起,一波接一波推向观众,将其淹没。交流会上一名陪孩子出席演出的观众指出她在从未接触原剧的

情况下通过《舞》剧理出各人物间的情仇纠葛。

最终,《舞》剧并没有移植原剧里的一字半句,却移植了整出戏。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1 期 / 2013 年 4 月:女性与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