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评论志

《十二怒汉》——质疑的力量

文字 / 黄素怀摄影 / Tan Ngiap Heng

剧场,往往像是对真实社会的象征性实验,从一个示例开始的课堂,观众从一个论证过程,悟得自己的结果。

《十二怒汉》,让我感到获益颇多。走进剧院,舞台上的演出一直牵动这我的心;每一次投票,我都感到激动。剧场不仅仅是舞台上发生的一切,它是表演与观看形成的整体,两者互相影响。

我想,这个经验,大概不同于重看一遍电影。身在剧院的当下,演出的内容及周围观众的反响刺激了我,与现实进行联系,对现象进行思考。

我想到最近我看的电影《悲惨世界》中那位严格执法的警察,为了执行他心中绝对正确与正义的法规,一生都在追捕一个命运悲惨的可怜人,甚至因为放过他而受到良心的谴责。离《悲惨世界》中所描述的世界,将近两个世纪过去了,那位警察心中绝对正确不容置疑的条例早就已不复存在,人类的游戏规则从没停止过被更改。可能很多人为那位警察有违人性的固执坚持而感到荒谬,可如今有多少荒谬的人存在却不自知呢?从过去的悲惨世界至今天,所有不合理的制度的更改,有时候付出了血和生命的代价,有时候仅仅是少数人的质疑。

质疑,如《十二怒汉》的情节一样,可以打破固执,可以唤醒谬误,可以引起愤怒,进而扭转决定。质疑不是另一种定论,不代表正确,不为了让别人同意,只是让不合理的判决有一次被重新审视的机会,只是为了避免一次武断的错误。这种质疑的精神,是一种力量。

我们从小接受的是服从的教育——服从老师,服从政府,服从律法。一味的服从使人失去了质疑的本能。一方面,大家相信权威,相信“有学识”的人做的决定,他们就像是法庭里的法官,显得至高无上、不容侵犯。另一方面,公共媒体也不敢挑战权威,不敢采用少数异见,使得舆论从来都是一面倒。再一方面,决定权仅仅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大部分人没有机会做出选择,左右决定的结果,于是放弃思考。

美国人在五十年代就创作出了像《十二怒汉》这样的作品,对当时社会有多大影响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正因为有这样的作品,这样的思考,才使得一个国家进步,使得一个社会完善。而进步的国家与文明的社会,产生批判性的艺术,产生自由的媒体,产生睿智的群众,产生真正多元的文化。如果本地剧场,能够创作出这么尖锐的原创作品,我觉得会引起更大的反响,引发更广泛的思考。我期待这样一出作品。

九年剧场再次呈献的经典之作,不仅考验着演员,对观众也是一次很好的思维训练。它再次让我们学习到,什么样的作品才能成为经典。不看经典,如何创造经典?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1 期 / 2013 年 4 月:女性与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