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人物志

“丑角”——访问Philippe Gaulier

访问人:刘晋旭\黄素怀

文字记录:张文杨 翻译:黄素怀

编者按:

Philippe Gaulier在演员训练方面,是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及革命性的导师之一,也是École Philippe Gaulier国际戏剧学院的创立人。他多年来教学的核心是Le Jeu“玩耍”,强调喜悦、人性和好玩的重要性。过 去四年, Philippe Gaulier每年都在新加坡举行工作坊。过去四年的大师工作坊包括:2010 – 游戏 (Le Jeu)、2011 – 通俗剧 (Melodrama)、2012 – 小丑 (Clown)、2013 – 丑角 (Bouffons)。

访:对比起前两次的工作坊,你是否感受到有什么不同?

PG:那些来巴黎学习的学生,我能看到他们的改变和进步。在这里我只有一个星期,很难看到他们的进步,需要更多时间。

工作坊比起前几年友善有轻松了些,因为学生们了解我多一点,我们彼此也了解对方多一点。我在巴黎教课时,面对第一次上课的学生都会比较辛苦,过后就容易多了。

访:你觉得亚洲的“丑角”是怎么样的?

PG:这是我第一次在新加坡教丑角,先前在日本和台北教过。丑角在欧洲和亚洲有点不一样,我们讲的是不一样的故事,但丑角是一个演员,如果你是一个演员,你就有探索世界的喜悦。所以扮演丑角的喜悦没有不同的。

访:你觉得当你把西方的丑角带入东方,会有文化差异吗?

PG:我了解丑角,因为我是欧洲人,法国人。我们在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都有丑角的传统。但当我在英国教丑角时,就有点不一样,其实都有点不同的。但人性都是一样的,作为一个演员,你要不断在人群中寻找的人性,特别是边缘的人。在你说“回贫民窟去!”之前,我们先要尝试寻找这些人性。

访:你觉得有没有学生误会你要的是什么?

PG:学生们不需要知道我要什么,而是我需要知道他们的需求。但是首先我要把他们带入丑角的世界。

访:你认为演员们常常被什么方式、品质或风格限制?

PG:我不知道你是否认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1](以下简称斯坦尼),或者是李·斯特拉斯伯格[2]……我觉得他们完全是白痴。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效仿这两个蠢货,他们使很多人都追随着他们。

访::所以在欧洲的演员们都追随着什么样的风格?

PG:哦!在欧洲也有很多蠢货追随着斯坦尼和李·斯特拉斯伯格,甚至阅读他们的书籍。很多蠢货,都跟风。

访:我们在最新一期的实志将讨论“传统与现代”。您觉得这两者有何意义?在法国,传统与现代是否有明显的界限?

 

PG:传统是非常美妙的,若不是学院派的话。 假设演员不是学院派的,你就能在法国喜剧里看到非常美丽的传统莫里哀[3]。我所谓的“学院派”,是演员演得好像在莫里哀的时代里。其实现在的演员表演传统剧场的戏剧是非常棒的。但是,若传统残害了演员的生命力,那就糟了。糟糕的演员情愿死在传统面前,所以糟糕。好的演员,是有生命力的,就好像我们看到艺伎。艺伎属于传统剧场,如果演员很厉害,艺伎就很好看!如果演员仅仅是传统的艺伎,而没有一些特别的东西,那艺伎将会很枯燥。传统没问题,但演员必须具有某种特质。许多时候,传统压制了演员。或者,演员遵循传统,是因为他愿意展示要他身上那些其妙的特质。

issue3 article3 inset

访:: 对亚洲人而言,传统剧场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PG:是的。我比较了解艺伎,是因为我在日本观赏了许多的歌舞伎表演。我没观赏过太多好的的京剧,反而在香港看到好多糟透的能剧。所以如果不好,我们会直说不好。但若表演不错,往往是因为有厉害的演员。比如“霸王别姬”,是个关于传统戏曲的非常、非常美丽的电影。

访:其实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李•斯特拉斯伯格是白痴呢?

PG:为什么他们是白痴?要说明谁为什么是白痴有点难度。如果你有阅读过斯坦尼的助理梅耶荷德的书……他写过有关演员以及演员的训练,是很好的,仅仅是梅耶荷德写的。斯坦尼写的却非常白痴,缺乏幽默感。相反梅耶荷德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信斯坦尼的那帮人已经准备杀死梅耶荷德了,但斯坦尼让梅耶荷德做他的助理救了他一命,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对于这点我是敬重斯坦尼的。梅耶荷德更聪明,更具有幽默感。斯坦尼斯说,“你完全就是角色”,梅耶荷德不会这么说。梅耶荷德更有智慧,更摩登,比起斯坦尼更会传授演员秘诀。但斯坦尼却说他是错的。

访:这么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属于传统,而他的助理比较现代?

PG:斯坦尼经常劳烦契诃夫,将他的部分重写。虽然非常的无聊,但在契诃夫的时代却是很流行的。之后,每个人都觉得太他妈无聊了,属李•斯特拉斯伯格最甚,无聊透顶,没有任何幽默感,糟糕透了……

问:那幽默感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有多重要呢?

幽默感可以说是“距离感”,你知道吗?你有距离,你才开玩笑。如果你演哈姆雷特,你当真以为自己就是哈姆雷特,那你的幽默感是蛮有限的。但如果你演哈姆雷特,能从八点半演到十一点半都觉得很好玩,那还行。你有在五百人面前假装自己是哈姆雷特,你能享受扮演的乐趣,你当然不是哈姆雷特,但你觉得很有趣,这是正常的。一个厉害的骗子,自然能在伪装中享受乐趣。一个疯子想“我是拿破仑!”,其实在法国的精神病院里,很多人都自认是拿破仑,但是他们在精神病院里。如果你能拿捏距离感,又有喜欢扮演的乐趣,那才正常。如果你真心以为自己是哈姆雷特?喂?995吗?这里有人觉得自己是哈姆雷特哎!

如果在五百人面前说:“我是哈姆雷特!”,是因为我是骗子,而我享受行骗。哈姆雷特是个沉睡在书本里的人,所以,他在书里,他在睡觉,他在书里觉得很闷。有时一个演员会说“你好吗哈姆雷特?我将赋予你生命哈姆雷特!”,然后哈姆雷特回答说“太感谢啦,我在书里面快他妈闷死了!”。然后演员假装成为哈姆雷特,从八点半演到十一点半,剧终后,哈姆雷特回到书里,演员到餐厅和朋友喝一杯,然后大家对他说“你演哈姆雷特演得太棒了”。没有人会对哈姆雷特说:“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哈姆雷特!”,因为他在书里睡觉,他的状况很糟,可怜的家伙。

 


[1]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Constantin Sergeyevich):俄国著名戏剧和表演理论家。代表作有《演员的自我修养》。

[2]李·斯特拉斯伯格(Lee Strasberg):美国演员,导演及教师。他发展出了表演的方法学。

[3]莫里哀(Molière):是一位法国喜剧作家、演员、戏剧活动家,法国芭蕾舞喜剧的创始人,也被认为是西方文学中最伟大的几位喜剧作家中的一位。

issue3 article3 inset2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3 期 / 2013 年 7 月:传统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