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交流志

两个星期的剧场朝圣

文字 / 徐山淇翻译 / 黄素怀

2013年8月。我有幸由国家艺术理事会赞助参与了SCOT的夏日训练课程。我与一同参与的佳亮,在利贺村蜿蜒的山路上逆风而行,迎接我们的是一棵棵耸立在连绵群山上高高的树,如此宁静却又壮气。我们经过了湖泊,还偶而看到了钳在山墙里的土地神像 。前往富山县利贺艺术公园的这段路程本身似乎已经是一次净化身心的仪式,洗去了我们城市的尘埃和日常的烦恼。

两位SCOT的成员亲切的接待了我们,并安排我们住下。然后我们见到了其他夏日营的参与者。那夜,他们组织了一个烧烤派对来欢迎我们。因为已经听闻一些关于SCOT的工作方式,所以知道那夜在烧烤、烹饪、洗洗刷刷的大部分人,都是在SCOT受训多年很棒的演员。他们忙里忙外,一点架子都没有,不论他们做什么,都非常尽责与专注。

我们的训练由第二天开始。夏日营的参与者中,有第一次接触这训练方法的人, 也有已经训练多年的人。尽管如此,我们全都在同一步调上学习,每个人都有被纠正的地方。铃木演员训练法是没有完结的,是永不休止的,因为一个人的身体在短期内每日都有变化,在长的时间里也会随年龄变化;一个人的艺术造诣和技巧手艺如是。它是一种练习,就像钢琴演奏家练习弹奏音阶、芭蕾舞蹈员练习扶杆训练一样。

铃木演员训练法训练演员对自身的隐形身体的意识。铃木先生把一个婴儿所需学习的、最重要的、以能够独立掌控身体的功能分解为:1)能量释放 2)呼吸调节 3)重心控制。这些现象——能量、氧气、重心——没有一个能用肉眼看得到,而且它们是相互依赖的。“身体释放越多的能量,就需要越多的氧气,使得呼吸加速。而呼吸加速时,身体的平衡或中心的控制将受挑战。训练的必要,不只是让这每一个身体功能独立的强化,也是要加深和加强它们相互的关系。我们越是能更好更流畅的扩展释放能量、吸取氧气、平衡重心的这个过程,就越能更好的掌控多样化的形体,进而生命的稳定性和持续性也随之增长。本质上这个原理也适用于舞台表演。通过对这三种参数有纪律的全面发展,身体的实力和敏捷性将加强、演员的音域将增广、声音的力量将加大,而对 “他者”(观众)的意识也将提高。这将能锻炼演员表达能力的功底,以让演员有效的传达其观点。[1] 因此,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通过训练法当中的基本练习来加深对上述三种重要身体功能的意识。一天训练两次,每天都是弥足珍贵的,我们的身体也日益强壮。除了训练以上所提的,这些基本练习也是一种训练演员的感知度、投入感及功能性的抽象形式。在这些之上, 最重要的是fiction。在日文汉字里,SCOT把fiction称为“対象”,也就是中文里的“对象”。在这里,我试着把它解释为训练演员在舞台上对其世界的虚构力。铃木忠志演员训练法常常被误解为是一种生硬、苛刻、军事化、训练某种外部形态或身体表象的形式。然而,其实是演员的“对象”这一重要元素使得训练完整。这一点在SCOT经验丰富的成员身上尤为明显。我们有幸目睹了一次SCOT成员的训练。他们在舞台上的世界很大,演员们都充满了神秘感。他们在动态中充斥着静态,在静态中充斥着动态。观看的过程,从始至终,我的目光都紧紧追随着他们。有机会看到演员在这训练中能达到的境界,我实在感激。

实际上,我们不难发现他们的训练并没有终止于舞台,而是延续至在利贺的日常生活中的。整个团队里的人轮流准备每天的早餐。在吃饱了以后,所有人包括我们,都要洗和擦干碗盘。他们严格坚守时间表,从每日的工作到活动都很重视时间。早餐准时在 8点半开始,9点半结束。通常在完成清洁工作以后,整个团队会在9点45分与铃木先生聚集开会, 听取当日的工作分布与时间表 。令人感动的是这些人能够与他们的城市生活方式彻底分离,百分百投入工作,在山上持续一种严格的生活。

有几个晚上,我们被邀请去看他们为准备夏季演出的彩排。其他的晚上,我们有空闲时间可以去“火山”——一家由SCOT成员管理的酒吧。有一晚,酒吧因为大家都在各自的彩排而没有开门。将尽十点,一名不需要再参加彩排的成员才急急忙忙的赶来开张。他们典型的工作日被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段,有些成员参加了所有的四个演出,就需要持续的排练。我们这些夏日工作坊的学员在他们夏季演出之前的两个星期开始训练。而在这两个星期以内,包括周末,整个团队都在运作。周六,周日同样是工作日,我们的工作坊也一样。

我们去看的第一个彩排是在他们著名的户外剧场表演的《来自世界边缘的问候》。我早就看过该剧场的照片,并在到达的第一天就急忙自己跑去参观了。然而那晚,当我坐下来,把我的目光投射到舞台上的那一刻,我依然傻眼了。我这么一个为了飞虫大喊大叫的城市女孩,坐在那里, 看着SCOT的演员被上千只巨型飞蛾环绕,甚至停留在他们的肩膀和头上。然而,演员们立在舞台上不为所动。虽然只是彩排而已,他们还是在飞蛾的干扰中无所保留的表演。剧场的灯光落在那些飞蛾的翅膀上,让它们看上去像是在舞台上回旋的雪花。这个画面甚至比之后没有飞蛾的实际演出更美,它长久停留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在利贺见到的最动人的一幕。

issue3 article5 inset1

SCOT置身的大环境是值得一提的。排练室、宿舍和剧院都不在同一座建筑内,也不在一个建筑群内。从一处到另一处,要走上5分钟到20分钟的路程。所以每次我们从排练厅出来,迎面而来的是树木、群山和虫子,以及沿着利贺艺术公园流淌的百瀬川。铃木先生在他的著书《文化就是身体》中,谈到现代生活是如何被“非动物”能量规范,而剧场是关于“动物”能量的,因此他的方法训练的是演员身体里的动物能量。就如我们的训练,我们被利贺村自然环境中大量的动物能量包围,同时远离城市中每日消费的非动物能量。我相信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和创作所产生的艺术家与艺术作品, 是大气的。

当我们两个星期的工作坊来到尾声时,SCOT的夏季演出拉开帷幕。人们开始涌入利贺艺术公园,参与到艺术节中。父母们携带着孩子来看《来自世界边缘的问候》,因为表演中有烟花。极具震撼力的烟火,连同演出、那完美的掌控、导演的智慧以及户外剧场本身,都极其的感人以至我掉了几次眼泪。我之前一直认为SCOT每年都演出这出戏是很不可思议的,但当我亲眼看过后,我明白了为何,而且觉得如果能每年都能观看,绝对是一种享受。

在训练的最后一天,其中一位老师Kameron谈到如何保持实践的概念。他鼓励我们坚持训练的意义并保持训练的仪式, 就如我们尊重排练的空间所以不在里面闲聊那样。的确,因为有SCOT经年累月的实践与自律,才提炼和萃取出如此精华,来启发全世界这么多人。它让我们在回家的旅途上思考我们自己能做些什么,如何在我们的家乡、国家及世界提升艺术的创造。能来到SCOT观看他们的作品与参观他们在利贺的环境,对于我来说是一份巨大的礼物。像很多共同参与的学员一样,我相信,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将倍感欣喜和感谢。对于这两个星期以来许多充满启示的时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1] 《基本表演技能与理论》 – 铃木忠志

issue3 article5 inset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3 期 / 2013 年 7 月:传统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