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专题

“实验室”在实验什么?

Haibin:实验的是演员的创造力、演员对彼此的信任、对新事物的接收能力、好奇心、价值观、童真、生命。

Fervyn:演员实验室让演员实验天马行空的想法,通过几乎无界限的呈现来表达,再以讨论来了解什么东西对观众是好的,什么东西可以进步,怎么进步的。从中我们也在实验自己身为演员有的各种工具,和实验呈现技巧。

Edward:我们接触一系列不同的方式来准备(训练)和呈现(表演)剧场作品。由于大家都来自不同的背景,拥有不同的经验,使我们一同创作的作品有多元化的结果——就连最枯燥的作品都被演员加入了一些怪异的色彩。

Wah:实验室是一个进行研究与实验的地方。在实验室裡,根据研究的对象不同,安排和设备也会不同。演员实验室当然是实验演员喔!一批来自不同的成长背景,接受过不同训练,甚至来自不同地域的演员,他们就好像在实验室裡的各种化学元素,他们被放在实验室裡一年,分享各人的训练方式,思考解读的异同,和迥乎不同的梗,互相踫撞,互相挑战我们的体能,思维,分析,组织等能力,冲破自身的规范,看看到底演员这种动物的可能性有多阔,有多深。

Ric:“演员实验室”在实验演员的“性”行为。就是演员的可能性,可创性,开放性,互动性,自发性,实验性 等。“演员实验室”给演员很多即兴的空间去发现自己。“演员实验室”也让演员有机会当编剧,当导演,当灯光设计,当服装设计,当音效设计 等。让演员有更多工具,更多机会去体验从不同和更广的角度去看待,去表达,和呈现一出戏。

Rei:我们其实都在做“人”的实验。不是生儿育女那种。人性与回到人性最根本的同理心。其实,演员的训练很像是学做人的训练。闭上了眼睛就能更好的听到周遭,闭上了嘴就能更好的用身体实行,闭上了门,就能打开心。

Suhuai:“编剧实验室”不是以“培训”的方式培养编剧。我们从读经典,到快写快排的操练营,再到《11.即兴高行健》剧本的创作,都是一个个想法的尝试和实践,而非成果的检验。当然我们从别人的各种意见中得到技巧上的提升,但最终能获得什么,还是依靠个人的选择。对我而言,在与许多剧场工作者的交流中,我进行了我自己对于剧场的新一轮思考,完成了我自己思维上的磨练和实验。

Issy:我相信演员在新加坡的文化景观中占有相当独特的位置。我们的行业不断演变,不断被要求达到更高的质量和水平。新加坡演员一直有成为集体创意和创作者的潜力和空间,在新鲜的,原创的,“新加坡人独有”的这类题材上。以及更多的,针对经典作品的即兴表演,现代形式重演,以及和本地的编剧合作等。所以,“演员实验室”应该是帮助演员在这些方面磨练技巧,即表演和创意。演员实验室是一个空间,让我们通过行动和反思发现创作过程,发现方法/技巧,来呈现我们的想法。我们实验如何即兴创作、表演,也实验训练方法和演员过程。它也是一个允许我们犯错,接受意见的地方,它迫使我们清楚且简单的用演员的身体表达想法,也让我们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更加敏锐,帮助我们明白且具备创作出不同种所需素材,让作品更进一步的能力。

Zach:对我来说它是一个对话的过程,包括与其他演员以及与自己的对谈,质问自己是谁,有些什么主意,你如何看待或表现你的这些主意。这个“对话”当然也包括剧场,作为一种表现形式,它被挑逗着讲述故事,或传达复杂的情绪,甚至是一个精神状态。“实验室”从内部展开旅程,吸纳这么多的人,每个人都可以从多种形式中找到刺激。但表达只是对话的一半,聆听才完成了另一半。即使是来源于自身,你也必须聆听你给回自己了什么。不然,就没有成长或是旅程。有时我也为自己回答一些词语和概念而感到惊喜。我发现有些东西对我的影响大过我愿意承认的,可也有时我什么都感受不到。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4 期 / 2013 年 12 月:实验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