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专题

为什么要做剧场?

Zach: 我做剧场是因为它简单的就像是一个人在对另一个人讲话,同时又可能很复杂,因为我们处理的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问题。剧场在不断进化,因为我们沟通的方式 在进化,它又不断提醒我们必须沟通和表达。我感觉在这个世界上,人们已经习惯了比如简短的话或15秒视频这些东西,而花一点时间理清我们的想法,再总结出 如何表达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重要。很多事情在变,但我们问的问题始终一样,对我来说,艺术总是会与其相关联。除非我们在人性上有所增长,但我又认为艺术会 与其一起增长。我们生而为“表现性”和“感性”的生物,虽然两个词汇都不足以囊括所有的“人类经验”。我觉得剧场是一个流动的媒介,它有让 个体选择其表达方式的广度。它拼合词汇、声音、灯光、音乐、影像、图像、物体,以及最重要的——人。若没有人的介入,你不能称它为剧场。我做剧场,就是因 为我着迷于生活,着迷于人。

Edward:这是我这人生中做过最有趣的事。至今仍是。

Wah:还记得曾经看过一齣电视剧,裡 面有一句台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地方是属于他的,只要你置身其中,你就会发光发亮。」剧场,它神秘,多变,有无限的可能性,我相信,它就是那个属 于我的地方。这些年来,我不离不弃,渐渐发现,它的气量很大,不但让各路人马发挥他们创意,更接纳不同的观点,见解,把话传出去,去感染和感悟。如其说是 我选择了它,倒不如说是它选择了我,是它容许我在它的怀抱中发光发亮。我爱上了它,已经到了无药可救,走不了啦!

Ric:所谓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一段故事。做剧场可以接触好多故事,可以搬演故事,还可以创故事,很好玩。比起电视或电影,剧场含有更强大 的生命力,因为它是 “活在当下” 的表演形式,跟 “人生” 最像。剧场让我深入的了解自己也让我更愿意去发现我处的环境。

Rei:因为除此之外,我也没别的用处了。

Suhuai: 还在读理工学院的时候,课余我在商店里打工卖东西,白天没人,我在柜台后面读一本图书馆借来的《钱钟书全集》。老板来了,发现我总是躲在柜台后,就把椅子 拿走了。这让读书变得困难,我就没读了。在剧场工作像是我读书的座椅。当然,那些能够站着读书的人,更令人钦佩。

Liansheng: 老实说,这是我不常问自己的问题,有些事情我只是做而已。尽管我也曾问过我自己为什么写作。如果我可以引用一个女权集会的呐喊,我想那会是我最近听到的最 好概括这个问题的句子—— “每个人都是政治的”——本质上。除了在我的剧本中,很多角色面对的问题都是体制的问题之外,我也相信,分享一些不常谈到的人物的故事,能为同理心的产生 增加更多可能。它是关于增添更多可能性,不论是对话的可能,理解的可能还是矛盾的可能。老实说,我们不可能真正了解所有作品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所以我也 不常问我自己为什么做剧场,因为我不知道我得到的答案是否能合适的回答这个问题。

Issy:我总结出我做剧场是因为这是我的天性。我 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我一直爱在脑海中创造故事,然后表演出来,从我还是个小女孩开始。长大以后,我发现我有多少故事就能有多少讲故事的方式。在一个阶 段,我投入到用影片表达我的那些想法中,对这个语汇我十分熟练也能充分理解。但奇怪的,随着我的变化,剧场成为我重新讲述我脑中收集和消化的那些故事的媒 介。剧场的某些东西吸引了我,它融合了摄影的短暂性,影片的律动和激情,比起其他的视觉媒介,它有更多的层次,也更复杂(无意冒犯,每种媒介都有自己的艺 术性)。我并不能全盘了解,或解释我为什么能对它着迷,我猜。不论它是什么,剧场都对我这样一个热爱虚构和讲述故事的人有着特殊的意义。它像一种浪漫的概 念,希望我能成为那种“收藏家”,用讲述故事来收藏人类的经验。但我做剧场最大的一个原因是它挑战我,打击我,让我记起生命中重 要的东西。它不断迫使我学习关于自己的新的东西。推动着我过一个我应该过的生活。使我快乐但不愚昧,有从谦卑而来的自信,从做好人的挣扎而来的同理心。而 且,它不断提醒我要玩得愉快!剧场,基本上就是,检验你的生活以及你周围的世界的一种诚实的方式,以及享受它所有的价值。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4 期 / 2013 年 12 月:实验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