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评论志

《备忘录》: 良夜迢迢 莫失莫忘

文字 / MK摄影 / Keith Sin

1.

良夜迢迢,宜念旧怀古。

2.

去年11月,荣念曾先生的实验戏剧《备忘录》在香港文化中心的剧场里默默地演出了三天。那个周末,香港最引人注意的是街头的戏,有政治角力,有公民运动,有激辩,有谩骂也有暴力冲突。在喧嚣浮躁的夜晚,街头的人正在写下香港这个城市历史上意义未明的一页。

 “仿佛不能自己,时代狂潮奴隶。”这是《备忘录》第二场里面的一句字幕,正好说出那一夜街头的躁动。

 3.

在节目正式演出之前,荣念曾先生走到舞台侧方,用低沉缓和的声音介绍了自己创作《备忘录》的初衷。四场戏,四个人物。除了最后一个,其他三个都是戏剧界前人。这些人,以及很多没有写出来的人,曾经给他和他的创造带来了深刻的影响。言有未尽,点到即止。

 第一场备忘录《老九》纪念已故新加坡实验剧场之父郭宝崑先生——一位满肚子不合时宜的说书人和文化传承者。这一场戏是当晚四场戏里面结构最复杂、表现内容最繁复而且表演最有层次的一场。20分钟的表演中没有对白、只有字幕和两位演员的肢体语言和表情,而文明、文化、文字、艺术、传承、威权主义、千人一面、扭曲和荒诞,在四段故事之间默默延展,铺开丰富的脉络。表演中有一段借用了岳敏君画作中的夸张表情,由刘晓义在静默之中诠释出强烈的情绪张力,可以说是四场戏里面最有力度的一段表演。

 第二场备忘录《李开先》探索的是明代戏曲家李开先所创作的《宝剑记》和《金瓶梅》之间的镜像对应,呼应荣先生一直念念不忘的一段公案——据说李开先便是《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真相如何自然不可能在此追究,但是这一场戏中吸收了昆曲《夜奔》的身段舞步,本来是一大看点。只可惜演这一段的杨杨虽然是科班出身,功底却有欠火候。这一段夜奔完全被荣老师所创造的旁述字幕给夺去焦点。可以说,哪怕只是为了这一场的字幕来看这一夜的戏,已不虚此行。“仿佛不能自已,夜浓如墨藏杀机……”

 第三场备忘录《程砚秋》是上海戏剧学院田曼莎教授自编自演的一场戏,纪念程砚秋先生当年游学欧洲经历的短剧。题材甚好,当中还编入了大量程先生当年访欧的影像记录和程版《荒山泪》电影片断。只是表现手法过于写实,叙述略平淡,不免令人失望。

 最后一场备忘录的主角被荣先生故意在演出前的介绍中完全略过——他的确是完全不需要任何背景资料的人物。这一段演出用的是1969年国庆天安门庆典的视频素材,将历史上最狂热的群众运动之一的真实留影以后人的眼光来诠释,没有任何配乐,只有四字词所串接的字幕:莫失莫忘、不离不弃、今生今世、人山人海、人见人爱、东风西风、想东想西……当场观看的时候只觉得风格略显犀利张扬,和前面《老九》和《李开先》的剧本所表现的沉郁颇有出入。后来听荣先生介绍才知道这是他在1998年的旧作,彼时心境大有不同。如今看来,这段备忘录的主题依然切合时事,但是文字却不如现在有功力,结构也简单,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品来说,它不如《老九》结构精致,也比不上《李开先》深沉耐读,但这一场备忘录却是作为整晚演出的题眼,是所有宣传的核心元素。这个安排倒是微妙得很,也许我们这个城市还只懂得欣赏张扬的挑衅,而不适应良夜下的深沉杀机。

 4.

这一部戏是一个逼迫观者自行解读戏剧的实验创作。舞台、道具、服装、背景、字幕都被刻意处理成极简洁的模式:舞台只是一块长方形的白色地毯,背景是一块白幕,道具是一桌两椅,演员的服装是黑色或者素色的短打,每一场戏不超过两个演员,几乎没有念白只有背景字幕。四部短剧,四个主题人物。

正是因为简练的形式,所以在极安静的剧场里,观者可以专注地观察光影、表情、文字的寓意。因为去除了舞台上繁复的枝叶,反而让作品的构图留下更长久的记忆。

每次我回想起这部作品,就会想起在一片黑暗中聚焦于舞台中间的一束光,在那里有一块白色的地毯。在地毯上,摆着一块屏风,上面写“莫失莫忘”。

5.

“仿佛不能自已,时代洪流奴隶。革命狂潮里不容犹豫。容许运动呼吸中进入你。”

长夜如水,不见尽头。

KEI 1551

(文首&文末图:《备忘录》剧照)

作者介绍:MK喜欢读书、看戏、艺术、旅行和工作。毕业于化学专业,却喜欢从事与人沟通的工作。现在是一家跨国机械工程设备企业的亚太区市场和公关总监。忙碌工作之余,也会将自己读书和旅行的体验分享在网络上。曾经客居新加坡,目前定居香港。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6 期 / 2015 年 3 月:寻找看待过去的新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