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actice Journal logo
close button

交流志

I Wayan Dibia和他的传统与实验

文字 / 刘晓义(口述)翻译 / 魏施敏(华-英)摄影 / 刘晓义

我和Dibia初识于2013年,我们一起参与了第二届“朱鹮艺术节”,从那里我知道Dibia来自巴厘岛,他和太太都是非常出色的印尼国宝级传统舞蹈家。从他们在上海做的工作坊和表演中,我看到他俩深厚的功底。我们相处了两个礼拜的时间,有过很多交流,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当时,在朱鹮艺术节中,Dibia受邀与三个南京的昆曲演员合作,用一桌二椅的形式,创作一段演出。在这个过程里,我看到了两种传统艺术的碰撞,两种不同的身体,都在打破彼此、打破自己。我看到Dibia作为一个传统艺术家,不是固步自封的,是愿意接受新事物的。

后来我了解到,在巴厘岛,舞蹈是宗教信仰的一部分。Dibia从小就跟随包括父亲在内的很多老师学习,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吸收了很多不同类型的传统舞蹈。从70年代开始,Dibia就尝试结合传统的艺术元素来编排新的舞剧。他曾说:“如果我只是把舞蹈作为宗教的一部分,我们是不会改变它的。但我们也可以有现代的、有感染力的部分,但仍然保留巴厘岛古典舞的魂。”

他的眼界和精神令我叹服。

所以,当我决定在2014年底去巴厘岛时,自然就想到要找他,想看看他在巴厘岛做的剧场是什么样子。他得知我要去,便邀请我去他家做客。Dibia从2007年起,每年都会举办为期四天的艺术节,为年轻舞者提供创作的平台。而我的造访正好可以观看到艺术节的演出。

他的家是位于巴厘岛中部Singapadu地区的传统村落。我到了那儿的第一个冲击,是看到他家里非常漂亮且神秘的巴厘岛传统建筑,以及感受到许多当地的传统礼仪——等候的观众、祭拜的平台和待客的门廊,都分布在不同的屋檐下,井然有序。我很有幸的被他邀请到接待重要客人的门廊上交谈。

第二个冲击是,在这个传统家庭的后院,居然有一个小型剧场。Dibia说建设这个剧场是受了某个现代剧场的启发,但他却用了价格高昂的当地传统建筑木材。 这个表演场地被命名为GEOKS,在临近的街道上,我看到很多写着GEOKS的旗帜。

issue6 article5 image3

(图:GEOKS剧场门口)

第三个冲击是,在巴厘岛这么一个热门旅游胜地,我本来以为去看的是传统宗教舞蹈的表演。没想到这个艺术节,是在扶持年轻的舞者创作非常现代的作品。我看到大多数舞者,都有着经过严格传统训练的身体,可他们却用这个身体,用这种形式,去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这一方面是他们对自己所学技艺的反思,对师父在某种意义上的革命,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发掘自己的过程。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段表演,来自一个体型丰满的男舞者。当他走出来的时候,我还在想他会跳舞吗?可当他开始活动时,我惊喜的看到他非常厉害的技巧,非常稳的重心,是接受过十分扎实的传统训练的。可他的创作又是很现代的、很有想法的演出。所以这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反差——传统的身体在表达新的内容。它已经不是基于传承或保留的意义,而是源于一种实验的精神,一种表达自我的尝试。在这里我看到传统艺术许多新的可能性。

这三个冲击,让我觉得,艺术,尤其是传统艺术,它不是一个停滞不前的,固步自封的东西。它其实有很多形式和内容有待我们去挖掘、去尝试,只要你有开放的心态,和实验的精神。

这也让我联想到自己所做的许多与传统艺术有关的跨界实验。我一直觉得,受传统训练的演员的身体,和他们练习了很多年的那一套形式,里面是有很丰富的内涵和内容的,是可以和现代剧场做更多的交流的。当我们把这套东西放到现代剧场里,最传统的变得最实验。

现代剧场的演员,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到的是身体的训练和表达,把它当作一套工具或方法看待。而传统艺术的演员又可以从现代剧场里得到启发,学习怎么更勇敢的表达自己。这是两者之间相互学习、交流的可能性。

当我们学习一种形式——经过很多时间整理的一套语汇,能让我们把技巧磨练得很好。可这些技巧最终、最重要的还是你如何用它来创作和表达,完成你想要说的话。你如何突破边界,如何挖掘人的本质,如何对一直在变动的形式有所反思,这是意义更重大的。我常说,传统和现代都不是一尘不变的,我们看到的传统也许是经过很多年的实验的,我们现在说的传统,到底是十年前的,还是一百年前的或一千年前的传统?它们都是不一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也不断地在挑战自我。所以我们今天也没必要把我们认为是传统的东西一尘不变的保留下去。而是要自我实验、自我批判和自我质疑,从而去挖掘更有趣的形式和内容。

从Dibia的个人到他的剧场和剧场做的活动,我都看到传统与现代这两个大家本以为是二元对立的东西一直在不断地在相互推动,相互改变,在重新定义什么是传统,什么是现代。

我在“实验室”里做的演员训练,也有方法的整理,有一部分也是从传统演员的身体里挖掘而来的。然而,更多的是用这些方法作为基础,激发演员自身的能量和想法,去创作他们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演员,一个工匠,要表达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如果你想要搞艺术,你肯定不是只想要重复别人做过的东西,不是只想要学习一套技巧,你更多的是想表达,想挖掘。实验室的过程,有整理方法,但是到了某一阶段,也在质疑、讨论甚至推翻本来有的方法,再重新整理它。这些使得大家不仅在技术上越来越纯熟,也可以拥有这一套独立的思考、质疑的精神,去看待自己,和自己的创作。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作为一个演员、一个艺术工作者、一个人不断地进步。

issue6 article5 image

(图:刘晓义在与Dibia先生交谈)


arrow  继续阅读本期 第 6 期 / 2015 年 3 月:寻找看待过去的新角度